香道网,xiangdao.net

中国香文化门户网站,香道网,www.xiangdao.net

首页

  • 香道网www.xiangdao.net,国际顶级域名,中国香道文化门户网站,欢迎合作,共创未来!传承香道文化,走进百姓人家!

“天菩萨” ——刘雅曦和他的本土系列泥塑

来源: 编辑:香道网小编


 天菩萨系列作品。
 

■一本《泥塑制作与烧制》的书籍吸引了刘雅曦的眼球:书中讲述的是一位美国家庭主妇,30多岁才开始涉足泥塑,后因为塑得太出色而被大学聘为教授。

 

■横卧大西南绵延千里的大凉山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天菩萨”作为彝族男人的身份符号,体现了彝族头饰独有的艺术魅力和深远的文化内涵。大凉山独特的民族文化让人痴迷、陶醉;现在,这古老、神秘、沧桑而又充满无穷魅力的“天菩萨”发型正面临着消亡的挑战。

 

■生于凉山长于凉山,而且为了研究彝族的一种丧葬模式——向天坟,还专门认真地研读过不少有关彝族文化书籍的刘雅曦,最想用泥来表达凉山本土文化深邃、沧桑、信仰感觉的作品就是——

 

凉山人刘雅曦,做出如此史无前例的选择,用他的话来说初衷和目的就是:

 

“天菩萨”是彝族男子几千年来的传统而又伴随一生的发型。不同的年龄、不同的地域、不同的身份、不同的地位、不同的信念……都涵盖在这至高无上的“天菩萨”发型上。“天菩萨”包含了深沉、神秘、古老的民族民俗宗教文化内涵。正是这种魅力和内涵激发了他的情感冲动和创作欲望。他用凉山的泥土再现了凉山古老沧桑、神秘而又魅力无限的“天菩萨”发型。

 

“随着时代的变迁,凉山现在留‘天菩萨’发型的人是越来越少了,我只希望自己能为传承弘扬凉山的‘天菩萨’发型尽一点绵薄之力。”

 

成功源于绘画 信心鼓舞前行

 

“其实我要好好感谢给我信心和鼓励的人,初步确定了这个系列之后,从来没做过泥塑的我心里一点底都没得。经过深思熟虑的构思,我试着做了做,不行,重来,又不行,再重来......如此反复折腾了好几次,当第一尊‘天菩萨’发型肖像作品做出来后,我怀着忐忑不安地心情拿着去找朋友指正。没想到,走在路上,一个上了年纪的彝族老阿普刚看见我手中的‘天菩萨’,惊喜地就要拿过去看......”

 

“说实话,心中根本没底的我当时觉得好激动,这之后朋友些的评价也是赞许有加,这让初涉行道的我顿时信心倍增,有了做第二个、第三个、甚至更多的勇气和想法。”

 

其实刘雅曦能“一举成功”,完全有赖于他深厚的绘画功底。自幼学画的他是上世纪70年代,喜德县参加省里儿童画展的第一人;工作之后,虽然历经了不同的地域和工种,但他对画画的热爱始终不离不弃,绘制的油画还在省里获过奖。凭着对画画的执着,他甚至试图冲刺过美院的研究生,终因英语过不了关而与美院失之交背。绘画,这个早已融入了他骨髓的爱好只能作为业余爱好伴随他辗转在不同的工作岗位。

 

挖掘本土题材 随性而作洒脱

 

刘雅曦玩泥巴有2年多时间了,现在“天菩萨”发型系列作品有十来件,其中有9件选送到《艺点》等艺术网上,这些网站给出的起标价都是3000美元,其中个别的标为面议价的还要高出不少。

 

“其实,我就是个玩泥巴的人,找回了童趣,又没有为生活才搞泥塑的压力,完全是作为一种随性的爱好来把握,所以玩泥巴玩得很随性、很洒脱。”

 

刘雅曦生在凉山长在凉山,这方水土成就的彝民族文化深深地吸引了他,为了这个民族的一种丧葬模式——向天坟,他还专门认真地研读过不少有关彝族文化的书籍。

 

艺术来源于生活,以前因时间不允许他四处踏访、收集素材,但是因为生活工作在这块土地上,也经常会接触到各式各样留着天菩萨的彝人,一旦有这种机会,他都会细心地观察、用心地感受他们。他为他们呼魂的悲怆悠长的声调而共鸣,他因他们驱邪避灾诵经的激烈鼓点而激动不已。经过日积月累的沉淀与修炼,他脑海中的“天菩萨”形象逐渐鲜活起来,梳着“天菩萨”发型的各种神态,慢慢地刻入了脑海,成了他信手拈来的素材。他相信这一缕缕长发昭示着他们执着的信仰,这一条条皱纹镌刻着他们悠久古老的历史。

 

构思好一个“天菩萨”的神态后,刘雅曦就会一鼓作气的把毛坯做好才会停下来,这个过程有时会持续十多个小时,这让喜欢站着操作的他往往是在一个毛坯制成之后,就精疲力竭、但绝对是心满意足地倒头大睡。

 

说话间,刘雅曦走到了操作台前,上边放着一个受朋友之托制作的寒风中的小女孩头像,这是他头一天从中午饭后就开始制作,除了晚饭和上厕所停顿下来,一直做到第二天凌晨4点才满意的塑像。

 

创作系列泥塑 展示传承文化

 

“我的这种制作,是重拾对绘画的热爱的一种更高层次且带有童心的创作,这反而能更好地发挥。创作的同时,还能结交不少爱好者,能通过自己的手让本土的文化得到另辟蹊径的展示和传承。”

 

“我的女儿曾经问过我,要把‘天菩萨’系列人物的皱纹做到什么时候为止。我说刻到每一根皱纹都有灵气的时候、让泥塑传神的时候就收手了。”

 

“其实,这组系列做到什么时候收手,我自己也不知道,原来想过100个,即使到不了也还是要有几十个才会停止吧。当然,要是某一天我找不到对天菩萨的感觉了兴许也就是收官之时了。”

 

“这个系列之后,我还会选择本土更多的题材来着手,比如阿米子之类的题材也是很鲜活的,能挖掘的东西其实很多很多只是还没想那么远。”

 

“这样做是为了通过自己的手,用这块土地上的泥土再现这块土地上的人,展示这块土地上的文化,让一些受到现代文明挑战的东西可以得到再现和传承。”朝着目标,刘雅曦按自己的方式执着地走着。